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电动自行车放宽限速 标准不能再被无视

如何让新标准得以实行,避免再次出现“标准被无视,然后改变标准”的尴尬局面,是有关部门必须纳入考量的问题。

1月16日,《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国家标准报批稿正式面向社会公示。该规范对部分技术指标进行了调整,其中,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由20km/h调整为25km/h,整车质量(含电池)由40kg调整为55kg,电机功率由240W调整为400W,并对电动车必须具备脚踏骑行功能作出了强制性规定。

近年来,电动车自行车违章行驶、擅自调速、违规出售等问题层出不穷,大量超标电动自行车横冲直撞,威胁行人安全,扰乱交通秩序,由此引发的交通事故也屡见不鲜。据公安交管部门统计,从2013年到2017年,全国共发生电动自行车肇事的道路交通事故5.62万起,造成8431人死亡、6.35万人受伤。可以说,在城市生活当中,电动自行车已经成为一大安全隐患。

然而,在治理之中,由于电动自行车在“机动车”和“人力自行车”之间的定位模糊不清,各城市很难对其实施可行而有效的管制,要么一禁了之,要么放任自流。这种办法,显然不是长久之计,如何管好数量庞大的电动自行车,消除改装之患,已成为城市治理中至关重要的问题。

此次,国家出台电动自行车新标准,并向社会征求意见,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举措。新标准基于维护公共安全的诉求,设置了最高车速、整车重量、电动机功率、电池电压、外形尺寸、防火阻燃等关键指标,或将有效提升电动自行车的机械、行驶、电气及防火等诸多方面的安全标准。不过,仅有标准,并不足以确保电动自行车在公共场域的安全。若想真正实现长治久安,关键还是在于如何执行和落实。

以若干关键指标而言,新标准对电动自行车限速25km/h、整车质量限定为55kg、电机功率限定为400W。与1999年颁布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相比,均有所放宽,这是考虑到实际情况而作出的必要松动,也是对早已无视旧标准已久的电动车市场现实的追认,完全可以理解。然而,如何让新标准得以实行,避免再次出现“标准被无视,然后改变标准”的尴尬局面,是有关部门必须纳入考量的问题。

据《新京报》报道,在“限速20公里时代”,路面上鲜有按规矩行驶的电动自行车,很多人都会把速度调高。有媒体记者暗访发现,一家出售电动自行车的店铺,店老板仅用10秒就可以完成调速过程。很多电动自行车在生产和销售中,压根就没有安装限速装置。因此,尽管新标准也对最高车速和蓄电池提出了防篡改(防改装)要求,不给产品出厂后提高最高车速和整车重量留下空间,但执行起来并不容易。

生产企业、销售企业乃至骑行人,都有动机将限定的速度调高,而要实现这一目的,在技术上也并无多少障碍。当调速成为常态时,面对海量的电动自行车,相关部门如何将监管落实到每一个终端,确实是一个难题。毕竟,目前,国内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已超过2亿、年产量也超过3000万辆。

然而,困难再大也必须解决。一方面,政府应立足于源头治理,强化惩治措施,从生产环节、销售环节强调新标准的刚性,并实施常态化的巡检,一经发现有违规行为,严惩不贷,甚至可以考虑设置市场“黑名单”制度,以退出机制规范生产行为。另一方面,也应继续加强对骑行人的教育和引导,规范骑行行为,必要时也可采取一些路面检查的办法,约束骑行人违章行驶以及擅自调速的行为。

说到底,设定标准只是一项基础性工作。只有不断提升企业与公众的守法意识,强化道路文明,并最终实现“令行禁止”,才能确保城市道路的文明、安全、有序。

胡印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狗患”的根源不在狗而在人

  不仅要给狗拴上绳子,也要给人系上一根界定规则、文明和责任的“准绳”。

  11月3日,杭州的徐女士带着6岁儿子和3岁女儿在小区散步,一条没拴绳的狗冲过来追着她儿子叫。徐女士护住儿子并用脚驱赶狗,与狗主人金某发生口角,被金某打至手指骨折,全身多处挫伤。目前,狗主人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刑拘。(《新京报》11月7日)

  围绕人与狗之间的纠纷,舆论场已经撕扯多年,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一个不容回避的常识是:连爱人都不会,还谈什么爱狗?具体到杭州这起“人狗冲突”中,很明显,狗主人将狗命看得比人的权利还重。

  徐女士与狗主人的对话颇有意味。同样是“护犊子”,但狗主人所表现出来的本能,和一个母亲保护自己儿子的本能,完全就是两码事。前者表露了一种极其自私和嚣张的态度,后者则是一种自然、勇敢且无畏无惧的情感。试想,如果一位母亲连保护自己儿子人身安全的权利都得不到伸张,那么又如何说得上是爱,反过来讲,打着“爱狗”的旗号伤人,只是披了一层“伪仁厚”“伪爱心”的画皮。

  人人都懂“遛狗拴绳”的道理,养狗者理应更懂,但这种明知故犯的人,又岂是少数?比如,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我家狗不咬人”,于是,这些狗主人要么是放任狗随地大小便,破坏公共环境,要么就是遛狗不拴绳,半夜扰民。在这种语境下,单纯的权益冲突,就会被放大成“人狗对立”,进而在公共空间中演化成涉及法律、道德等多方面的矛盾。

  “狗患”的根源不在狗,而在人,通俗地讲就是“人患”。之所以很多人反感养狗,在很大程度上和养狗者的不文明行为有关。在以往许多“纠纷”中,大部分冲突都是狗主人的言行不当,以及爱狗人士过分拔高狗的权益所致。

  我并非将矛头全部指向爱狗人士,只是意在强调不仅要给狗拴上绳子,也要给人系上一根界定规则、文明和责任的“准绳”。千万不要小看狗患问题,长时间的“恶狗伤人”“恨狗及人”,只会加剧矛盾,让事件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前不久,发生在浙江宁波的“狗吠扰民血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因狗患导致的人间悲剧。

  当然,此事也给我们留下反思:如果一根绳子还控制不了狗狗的行为,那么对于养狗者的个人行为控制,能否从道德约束层面,上升到制度约束?而在文明养狗这件事上,又能否达成社会共识?既不让正常养狗者的利益被“伪爱狗者”的行为所误伤,也不让“狗患”成为困扰公共生活的难题,这还需要将视角从极端个案转移到社会公共事务管理层面。

  宋潇 来源:中国青年报

  蚌埠11月7日电 (赵强 夏莹)“中华古民居博览园给我们留下了极富冲击力的印象,我们希望上海合作组织大家庭所有的驻华大使都来参观中华古民居,触摸伟大中国的历史和未来。”7日,在结束一天多的参观考察后,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在安徽蚌埠表示,上合组织将和中华古民居博览园展开深入合作,由园区承接部分会议,“上合组织成员国博览园”也将考虑选址在园区内。

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参观复建好的古民居“成龙环保艺术馆”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参观复建好的古民居“成龙环保艺术馆” 钟欣 摄

  11月5日晚,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上海合作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俄罗斯国家博物馆馆长弗拉基米尔·古瑟夫等一行20多人抵达安徽蚌埠“湖上升明月”中华古民居博览园。6日上午,阿利莫夫先参观了蚌埠市博物馆,深入了解蚌埠自7300多年前起,在中华文明史上独特的不可取代的地位。

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考察复建好的古民居“成龙环保艺术馆”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考察复建好的古民居“成龙环保艺术馆” 钟欣 摄

  随后,考察团又回到中华古民居博览园,先后考察了古建修复仓库、成龙环保艺术展览馆、安徽祁门大祠堂和古戏院等场地,还欣赏了由安徽泗州戏剧院表演的泗州戏、黄梅戏和淮河民歌等安徽本土戏曲艺术表演。

  “湖上升明月”中华古民居博览园坐落于安徽蚌埠市区东南,约5000亩,原是一片蛮荒的野地。从2012年起,在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湘江实业董事长马国湘的带领下,园区抢救复建了450套古民居,抢救移植了上万棵大树。园区内的古民居构件、古树以及旧家具,都来自全国17个省市的拆迁现场。

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在一座修复过程中的明代古建筑前合影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工作人员在一座修复过程中的明代古建筑前合影 钟欣 摄

  雕梁画栋的屋檐,古色古香的戏台,每一条老板凳,每一张八仙桌都令外宾们赞不绝口。这上千栋徽派建筑和八万件老家具从中国17个省市抢救而来,老房子的一砖一瓦,房子内的家具和摆件,房子前的大树、老井、石头都被保留下来,在千年古都蚌埠异地修复。经过马国湘20多年的努力,如今这里已经成为450栋古民居的“新家”,吸引了成龙、贝克汉姆、冯骥才等海内外社会名流拜访。

  在参观过程中,拉希德·阿利莫夫赞赏中华古民居博览园在抢救留存中国古代民居和文明遗存方面做出的努力。在古建修复仓库,他表示:“这些古老的物件,破损的老宅和蕴含其中的几百年历史能够在蚌埠再次恢复,重焕生机。这一壮举与全世界保护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不谋而合,无论中国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会为此感到骄傲……”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左一)和上海湘江实业董事长马国湘(右一)考察古民居修复工厂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左一)和上海湘江实业董事长马国湘(右一)考察古民居修复工厂 钟欣 摄

  阿里莫夫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7年来,安全、经济和人文一直是成员国之间的三个重要合作领域。近年来,随着国际形势和世界经济的发展,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历史文化和文明遗产保护以及交流工作,也成为上合组织的工作重点,“我们一直期待着有更多发现,中华古民居博览园便让我们深感惊喜。”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左一)在细细倾听来自敲打老木头的声音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左一)在细细倾听来自敲打老木头的声音 钟欣 摄

  马国湘表示:“中华古民居博览园的古民居是我们的先人修建的,古民居为一代代中国人挡风遮雨,供他们休养生息,才有了我们现在举世瞩目的文明成就。我只是替老祖先和现代人保管保护这些古民居,有了这些使命感,我们从来不担心付出和回报的问题。”

上海合作组织来蚌埠考察的工作人员,在古戏台上情不自禁的唱起歌来 钟欣 摄上海合作组织来蚌埠考察的工作人员,在古戏台上情不自禁的唱起歌来 钟欣 摄

  在考察中,拉希德·阿利莫夫表示,中华古民居博览园不但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传统,更应该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占据不可取代的地位,承担必要责任,这与上合组织对于人类文化遗产的理念高度契合,因此充分具备上合相关会议的举办资格。并且,上合组织最近也筹划在中国境内选址,建造上海合作组织博览园,进一步加深各成员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和互动。中华古民居博览园作为上合组织最大成员国——中国的一处文化名片,又具备充足的场地资源,上合组织也将重点考虑选址于此。(完)